鹤峰县浦和甲醛检测治理公司

eb病毒检测:20年检测认证风云路 一个老检测的心声

摘要: 20年检测认证风云路一个老检测的心声弹指一挥间,二十年白驹过隙。二十年,一个行业从无序到规范,一个部门从空白到有繁盛,一位工程师从默默无闻到成长为全球知名第三方检测认证机构的大中华区副总裁。这期间,翻译了一本又一本的规范条例,开创了一个又一个他人不敢涉足的认证新领域,见证了一家又一家中国企业的全球化历程……这是一条 ...
20年检测认证风云路 一个老检测的心声 弹指一挥间,二十年白驹过隙。

  二十年,一个行业从无序到规范,一个部门从空白到有繁盛,一位工程师从默默无闻到成长为全球知名第三方检测认证机构的大中华区副总裁。这期间,翻译了一本又一本的规范条例,开创了一个又一个他人不敢涉足的认证新领域,见证了一家又一家中国企业的全球化历程……这是一条无迹可寻的路,却也未必不可再现。

  “在科研方面也许我比不上我的师兄师弟们,但是将科研落地我在行,检测认证介于科研和实业之间,检测认证人既需要科研素质,还要懂创业者懂企业。”仿佛仍是昨昔,陈伟康博士娓娓道出了他对行业的热爱,道出了二十年来检测行业的变迁与发展,也道出了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曲折与决心,轻描淡写间举重若轻,这也许也是TÜV莱茵大中华区工业服务的精神。

  见证行业发展:从第一本中标准翻译及一把刀说起

  一次偶然的机会,陈伟康从一名化工机械讲师转身成为了检测行业的工程师,那时候的他并不曾想,这一次身份的转变改变了他的职业生涯。1998年,陈博士进入德国莱茵TÜV,职位是“从见习工程师做起,半年见习期”;三个月后,陈伟康提前转正;一年后,被送至日本接受机械安全检测培训,成为工业机器安全检验业务大中华区的开创者;2010年,陈博士担任德国莱茵TÜV集团大中华区商用与工业产品服务总监;2015年,大中华区商用与工业产品服务部门总营业额达1.6亿,从接手时的亏损到利润率达20%以上,实现了50%的增长。

  中国的检测认证行业发展历史是比较短的,上世纪80-90年代稍现雏形,直到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才迎来发展高峰。陈伟康博士入职TÜV莱茵的时间,恰逢中国检测认证的爆发式增长期,一大批想做出口生意的老板捧着资金抱着有产品,却苦于对欧盟条例英文标准的不熟悉,急需求助于检测认证公司,台式电动工具的检测便是当年瓶颈之一。

  当时,台式电动工具尤其是木工加工工具的检测认证是一个风险很高的领域,没有现成的中文检测标准。耗时半年,陈伟康博士逐字逐句地斟酌,为了保证条例的规范、准确、可操作,他反复和德国的专家进行沟通交流并最终形成中国人能理解使用的文字。这本规范引起了整个行业的轰动,被视为当时的检测标准指南,对台式电动工具在海外市场的畅销意义重大。在陈博士的带领下,TÜV莱茵成功占据了台式电动工具90%的市场份额。随后,陈博士被送往日本开发工业机器,同期的中国工业机器技术相当落后,这一年是1999年,陈伟康博士迎来了他职业生涯的又一转折点。

  陈伟康博士后来回忆说,当时几乎所有人都对中国工业机器不抱希望,甚至有人戏谑他“你的学习对中国工业机器发展有意义”吗?但他偏偏不信邪,暗自决心用5年的时间做出成绩,擦亮品牌。这其中还有一个颇为“惊心动魄”的故事。

  上海某一家生产切纸机的出口企业。切纸机,素有“中华利刃”的称号,整个刀具又厚又长,被视为在全球危险性最大的机器之一。这可是一款没有公司敢接的产品,牵扯电气、液压、气动、光栅等系统,危险性极高。按照工厂自己的说法,未被认证前“每年切下来的手指和胳膊数量是惊人的”。陈伟康博士原想“报个天价把客户吓回去”,结果第二天客户直接拿着签好的合同上门了。陈伟康博士花了一年半的时间,从产品设计到保护设施几乎全部推翻,一点一滴从头再来,直至机器完全符合欧盟的标准。之后,中国的切纸机在全球的占有率一度达40%之多。从此,TÜV莱茵在工业机器领域算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虽然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不得不降低价格,但在技术上依然傲视群雄。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